定要费心神的生肖
紀實首頁 > 警事 > 紀實
“投資大亨”空殼騙貸328億其子雇兇刀砍銀行高管引爆真相
2016-02-22 08:57 | 來源:南方都市報 | 作者:羅煜明

    2014年,柳州銀行對吳東家族的貸款進行風險排查,引發廣西博白籍商人吳東家族成員不滿,吳東的兒子雇請社會人員當街將柳州銀行董事長李耀清砍成重傷。——沒想到,這起砍傷事件牽出吳東家族的百億騙貸大案。隨著警方對案件偵查的深入,一個家族與多家銀行的糾葛浮出水面。

  警方認定,吳東——這個曾在廣西政商圈神話般崛起的生意人和他的家族企業在2010年至2014年期間,涉嫌成立多家空殼公司偽造各種貸款資料、非法從柳州銀行拿到328億元貸款。其中,涉及“騙取銀行貸款”175億元,涉及“貸款詐騙”153億元。

  廣西金融界人士估計,吳東家族從各大銀行機構貸出的以新還舊循環貸款,有可能高達600億,目前部分貸款形成不良信貸。

  截至目前,吳東家族及其企業總共欠下柳州銀行、北部灣銀行、光大銀行、農業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廣西農信社117億元債務。

  知情人士透露,吳東前期的資本運作靠的是“地生錢、錢再生地”,即圈地———抵押貸款———貸款后再圈地,如此周而復始獲得巨額信貸資金;后期則以高官站臺及包裝作秀為掩護開辟新的貸款途徑。

  突發血案

  若非一宗血案,吳東家族持續的騙貸和貸款詐騙行為,可能至今都不會收手。

  血案發生在2014年5月10日15時許,一個周六的下午。柳州市城中區曙光東路,準備去運動的柳州銀行董事長李耀清步行到小區門外的修鞋攤補好鞋后,與司機一同原路返回小區。

  此時,小區大門外一輛雪佛蘭轎車上走下一名年輕男子,迅速拔出插在后背的20厘米長菜刀,猛烈砍向李耀清,三刀下去刀刀見骨。一名目睹慘狀的婦女被當場嚇暈。

  事發后,李耀清司機迅速將其抬上車,趕到最近的醫院救治。就診記錄顯示,李耀清總共出血3500毫升,幾近喪命。李耀清的傷情后來被鑒定為重傷二級。

  警方事后查明,砍人的是一90后青年,名叫吳斌,廣西博白旺茂鎮六田村人。砍完人后,吳斌迅速跑掉,鉆進停在附近的雪佛蘭車,接應的30歲同鄉青年吳世華迅速將車開上了高速。幾經輾轉,兩人來到玉林陸川縣躲藏。

  5月11日晚22時許,吳斌和吳世華被追蹤而至的柳州警方在陸川縣抓獲。

  貸款瓜葛

  “5.10”血案震驚廣西金融界。

  被砍的是李耀清是柳州銀行的第三任董事長。

  柳州銀行年報顯示,2013年11月15日,該行高管發生變動。柳州銀行第二任董事長劉忠,在董事長任上操盤近8年后獲得升遷,前往廣西首府南寧擔任廣西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黨委副書記、副總經理。柳州銀行董事會選舉李耀清為第三任董事長。

  幾乎同期,廣西北部灣銀行也發生了高管變動,2013年10月,羅軍被選舉為董事長。

  李耀清和羅軍的走馬上任,令柳州銀行和北部灣銀行的貸款風控把關趨于嚴格。他們上任后的這些動作,惹來了一場禍事。

  現有證據表明,實際控制著中美天元投資集團(下稱“中美天元”)的吳東家族,進入2014年后,資金鏈日趨吃緊,四處找銀行繼續貸款。

  據中美天元投資集團董事局主席吳東四子吳世忠供述,2014年3月,其三哥吳浩找到他,稱搞開發沒有錢了,北部灣銀行和柳州銀行都收縮了貸款,造成家里的企業資金緊張。

  “為了幫家里”,吳世忠找到了同為博白籍的30歲社會青年吳世華,吳世華隨后又找了多名其他社會人員,這些人兵分兩路在南寧和柳州分別跟蹤李耀清和羅軍。

  吳世忠派人跟蹤銀行高管的最初想法,是抓住李耀清和羅軍的生活作風問題,并準備以此要挾他們,給自己的家族企業繼續放貸。

  跟蹤的結果,未如吳世忠所愿。李和羅兩人在被跟蹤期間,并未被發現生活作風有問題。

  吳浩向警方交代,令其萌生歹意的原因是,2014年3月底,柳州銀行董事長李耀清派人前往遼寧,審查由其負責的遼寧盤錦市中美天元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2億元貸款。他聲稱,“這件事讓我很惱火”。

  設局殺人

  2014年4月某日,中美天元董事局主席吳東親赴柳州,將一個裝有100萬港幣現金的手提袋交給李耀清。次日,李耀清派工作人員將賄金送回。

  吳浩供述,2014年4月20日晚10時許,他借與父親吳東前往柳州飯店與李耀清見面洽談的機會,部署了一個暗藏殺機的計劃。他要求弟弟吳世忠和其雇請的人馬,守在柳州飯店門外,對進出酒店的李耀清及其座駕進行辨認。當晚,受雇于吳世忠的吳世華和李玉劍,尾隨李耀清至他所住的怡鑫苑小區。

  5月3日和5日,在柳州銀行總行門口蹲守的人員見到李耀清,但因各種原因無從下手。一直到5月10日,吳世華和吳斌才在李耀清步行去補鞋的路上成功伏擊。

  “5.10”血案發生后,廣西官方和媒體對此事保持了長時間的沉默。直到2015年7月下旬,柳州官方才向媒體公布了案件的審理情況。

  2015年7月21日至23日,涉案的12名被告人分別涉嫌犯故意傷害罪、窩藏罪在柳州市城中區人民法院受審。該案庭審完畢之后,至今仍未判決。

  案牽案


  董事長被砍之后,柳州銀行加速了對吳東家族貸款的風險排查。2014年8月15日,柳州銀行以吳東家族涉嫌騙貸和貸款詐騙為由,向警方報案。

  因李耀清的故意傷害案案發,以及柳州銀行主動報案吳東家族騙取貸款,柳州司法機關加速了對吳東家族系列案件的查辦。柳州市城中區檢察院2014年底在柳州市城中區政法委官網發布一則通報中透露:在辦理“5.10”專案過程中,柳州市城中區公安、檢察機關又發現吳東、朱錦華、楊靜、吳春華、吳觀廣、周云飛、陳堅、黃冬敏涉嫌騙取貸款一案。

  2014年9月25日,柳州市城中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騙取貸款罪將吳東、朱錦華、楊靜等8人批準逮捕。2015年4月,柳州市城中區公安分局的《起訴意見書》除了認定吳東家族及其企業涉嫌騙取貸款罪,還追加了涉嫌貸款詐騙罪。

  空殼騙貸

  吳東家族及其企業如何騙取貸款?從被警方認定貸款詐騙高達27億元的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操作貸款的過程中,可以看到一般套路:

  吳東指使手下朱錦華、楊靜偽造向柳州銀行貸款所需的相關增值稅納稅申報表、利潤表、銀行交易流水、貨物購銷合同、增值稅專用發票等虛假材料,并利用其子吳洲、吳浩等人注冊的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等公司向銀行騙取貸款。

  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法人代表吳春華稱,2011年,吳東召開會議,稱公司需要擴大業務,需要成立一些公司,他要求手下去做這些公司的法人代表。隨后,吳春華將身份證交給了中美天元廣西集團常務董事朱錦華,由他拿去開展業務。2012年,朱錦華將一份貸款申請給吳春華看,該份資料虛構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一年營業額高達10多億,員工數十人。

  中美天元廣西集團常務董事朱錦華歸案后的敘述顯示,2012年6月,吳東交代朱錦華用改性瀝青公司去申請貸款,由朱錦華收集資料,另外一名董事楊靜進行配合。

  為防止簽字時銀行問起改性瀝青公司的情況,朱錦華交代公司法人代表吳春華,要其認真記一下虛假材料的內容,特別要記住公司營業額已經做到了10億,還要記住一些虛構的客戶。朱錦華交待,他所制作的增值稅納稅申報表、資產負債表、利潤表及利潤分配表、會計報表附注等資料均為虛假。

  詢問筆錄顯示,作為空殼公司的法人和股東,吳春華坦誠自己從未找過一個客戶和簽過一份合同,但他仍聽從朱錦華指派,于2012年6月前往柳州銀辦理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的貸款。

  朱錦華稱,改性瀝青公司的貸款是用遼寧盤錦市盤山縣的土地進行抵押,貸款批下來之后,他通過轉賬的方式將30%保證金存入柳州銀行賬戶。存完保證金后,銀行說可以出承兌匯票后,他就通知員工前往柳州領取,匯票領好之后被吳浩拿走并找地方貼現,然后把款轉到了匯票收款方盤錦宏赫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在土地抵押環節,遼寧盤錦市盤山縣國土資源局抵押股工作人員周云飛參與了共同作假。具體的操作手法是,吳浩或吳浩公司的人到盤山縣國土局辦理土地抵押登記貸款時,當著銀行工作人員的面,按照正常流程將材料交給周云飛,然后周云飛便告知吳浩和銀行工作人員“回去等通知”,等辦好了再去領“土地他項權利書”。

  在柳州銀行工作人員等待領取“土地他項權利書”的空檔期,吳浩或者吳浩公司的人,會將事先偽造好的“土地他項權利證書”交給周云飛。拿到假的“土地他項權利書”后,周云飛便通知吳浩公司和銀行兩方,并當著銀行工作人員的面交給吳浩或者吳浩公司的人,故意給柳州銀行工作人員造成“‘土地他項權利證書’是從盤山縣國土局辦理”的假象。

  虛假印章

  偽造貸款資料需要大量虛假印章,這個任務主要由吳東次子吳世民以及吳浩完成。2014年8月,在吳世民位于南寧的家中,警方搜出了廣西隆安縣國土資源局、遼寧盤山縣國土資源局、盤山縣人民政府的假公章,還有玉林市國土資源信息中心業務專用章、玉林市國土資源局土地證專用章等人私刻假章。

  此外,吳世民家中還藏有184份空白土地他項權利證書、38份空白國有土地使用證,10份房屋他項權利證書——這些證書也都是假的。吳世民證實,這些印章和資料均用于辦理抵押貸款。

  中美天元旗下的中聯通潤石油科技公司,被辦案機關認定貸款詐騙27.9億元。據朱錦華交待,中聯通潤公司由吳東長子吳洲安排成立,該公司法人代表劉海麗,是中美天元下屬企業海生藥業集團常務副總裁吳觀廣找來的,海生藥業集團常務副總裁鄒燕春充當大股東,這個空殼公司也無實際業務。

  內外有“別”

  詢問筆錄顯示,與中美天元從銀行貸出巨額貸款形成反差的是,參與造假的中美天元員工,所獲得的酬勞甚少。如擔任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法人代表的吳春華,所獲得的酬勞也僅是年底的3至5萬元獎金。

  不過,對于公司以外協助造假的人員,吳東家族并不吝嗇,如幫助吳浩將虛假《土地他項權利證書》交予柳州銀行工作人員的遼寧盤錦盤山縣國土局工作人員周云飛,收受了吳浩賄賂的50萬元奧迪Q5一輛,價值18萬元的江詩丹頓手表一塊,現金20余萬元。

  幫助吳洲偽造虛高地價材料的廣西明冠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玉林惠佳分公司工作人員陳堅和黃冬敏,在2012年至2014年6月期間,拿到吳洲30萬元好處費。

  銀商勾結

  2015年4月,柳州市城中區公安分局對吳東案件偵查終結后,將案件移送城中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起訴意見書》認定,吳東家族及其企業,涉嫌騙取貸款罪和貸款詐騙罪。其中,利用16家下屬公司騙取柳州銀行貸款175億元、貸款詐騙柳州銀行153億元。

  據柳州銀行年報,2010年該行總資產239.8億,到了2014年總資產775.1億元。據《起訴意見書》,僅吳東家族及其企業,在2010年至2014年短短的4年時間里,就從柳州銀行輕松拿到了328億元貸款。

  根據柳州銀行年報上高管變動信息,吳東家族在柳州銀行涉嫌騙貸和貸款詐騙的行為,絕大多數發生在原柳州銀行董事長劉忠在任期間。

  中美天元董事楊靜交待,2011年底,吳東帶著朱錦華和楊靜,找到柳州銀行劉忠談關于向柳州銀行貸款的業務意向,吳東談好后就交待朱錦華和楊靜負責制作貸款所需的虛假資料,并遞交柳州銀行。吳東和劉忠的順利接洽,令虛假貸款資料順利通過柳州銀行的審批,并很快獲得貸款。

  根據柳州銀行各年度年報,吳東家族企業2010年開始從柳州銀行大批量貸款。2011年,吳東家族旗下黃驊東方建材科技有限公司、盤錦中天石蠟化工有限公司、廣西一洲藥業有限公司、北海新特藥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南寧市正晨石化有限公司5家公司占據柳州銀行年度“最大十家集團客戶授信”一半名單,2012年吳東家族上榜企業甚至達到了6家,2013年5家。

  利用各大銀行貸款不斷增持,成為銀行大股東

  吳東家族從銀行獲得巨額貸款之后,往往在銀行增資擴股時大顯身手,不斷增持廣西各家銀行的股權,迅速成為各家銀行的大股東。

  2011年,吳東家族旗下的廣西海生藥業有限公司持柳州銀行11000萬股,占比9.67%,成為柳州銀行第四大股東,2012年、2013年繼續位列第四大股東。

  據統計,吳東家族目前持有柳州銀行2.5億股,價值10億元;持有廣西北部灣銀行4.4億股,價值15億元;持有廣西農信社1000萬股,價值2500萬元。另外,還投資3億元,與柳州銀行、桂林銀行共同設立了6家村鎮銀行。熟悉吳東的廣西銀行界人士透露,其入股銀行的最主要目的還是方便取得更多的貸款和提高影響力。

  但與強大的借貸和金融運作能力相比,吳東家族的還貸能力日漸疲軟。

  截至2015年6月,吳東家族及其企業在柳州銀行未到期貸款63.2億元,逾期未還16.3億元。由于吳東家族多名成員以及家族企業多名高管被關押,目前柳州銀行貸給吳東家族及其企業的貸款,尚有近79億元無法收回。

  吳東家族雇兇當街刀砍銀行高管所爆出的騙貸案,令廣西各家銀行機構風聲鶴唳。廣西銀行界人士透露,吳東家族及其企業在廣西與7家以上銀行機構存在信貸關系,這些借新還舊循環貸款可能高達600億元左右。另據統計,截至目前,吳東家族及其企業,總共欠柳州銀行、北部灣銀行、光大銀行、農業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廣西農信社117億元債務。

  位于南寧市高新區的中美天元總部目前已經人去樓空,一名留守的保安稱,吳東被抓后,“好多家銀行都派人來了”。

  廣西銀行界人士分析,吳東家族能夠輕而易舉地通過空殼公司和虛假資料申請到巨額貸款,持股多家銀行并成為大股東,離不開廣西政經兩界各路人馬為他打招呼和行方便,目前柳州司法機關僅以涉嫌故意傷害、騙取貸款和貸款詐騙辦理吳東家族案。如若紀委介入,定會引起廣西政界和金融界的震蕩。

  此外,該人士稱,吳東家族在騙貸的過程中,從未以中美天元集團名義貸款,而是以看似與中美天元無關的公司進行貸款,雖然貸款最后都流入了中美天元的資金池,但司法機關要追究吳東家族的法律責任,難度不小。

  吳東是誰

  雜技團—造紙廠—藥業公司—圈地貸款


  中美天元企業文宣稱,1993年,20多歲的吳東通過籌集資金創辦企業,進行醫藥生產和銷售,經過十多年的發展,他締造了以金融、能源、醫藥、房產為核心的投資集團,2009年該集團業績總額突破200億元,2012年有員工近萬人,其中有碩士327人,博士123人, 博士后35人。

  但事實并非如此。廣西商界人士認為,吳東家族的高調宣傳屬于自我包裝,實際上華而不實。由于并未在廣西商界留下太多痕跡,以至于吳東家族多名成員事發落網之后,很多人都十分疑惑——吳東是誰?

  一名熟悉吳東經歷的老鄉回憶,生于1968年的吳東,與博白縣旺茂鎮其他農家子弟一樣,經歷了比較貧困的童年。與別人家的父母不同,少年時期的吳東被其父親送去學習雜技,隨后進入了博白雜技團,前往全國各地進行雜技表演。

  在雜技團呆了不久之后,吳東進入博白造紙廠擔任領導司機,由于頭腦活絡,隨后逐漸走上造紙廠的關鍵職位,并最終執掌該廠。

  知情人回憶,離開博白造紙廠之后,吳東前去廣西濱海城市北海市,在北海創辦了北海新特藥藥業公司,主要的業務是藥品銷售連鎖店和藥品購銷。此后他在玉林和北海兩地奔跑,創辦了藥品銷售企業海生藥業集團,該企業一度在玉林的大街小巷布下眾多連鎖店。

  2000年前后,在商人輩出的博白,吳東算不上超級富豪,但他最大的特點是緊跟房地產的井噴形勢,把大量從藥業掙到的錢,投入到圈地上。廣西農信社人士透露,吳東前期的資本運作方式走的是“地生錢、錢再生地”,即先大量圈地,再以這些“高估”土地到銀行抵押貸款,貸款后再圈地,如此周而復始獲得大量的信貸資金。這種方式本身就埋下了隱患,如某天某家銀行停貸,即陷入不可持續風險。

  童年伙伴稱,吳東早年與一位名叫阿萍的博白籍女性結婚,兩人共育有5名子女,這在計劃生育形同虛設的博白,十分普遍。知情人透露,吳東的和發妻的婚姻,在2005年前后走到盡頭。

  神秘二婚

  新任妻子系廣西原主要領導的女兒?

  離婚之后,吳東迅速找到了新任妻子,正是與這名女子的婚姻,令吳東不斷擴張的野心如有神助。

  據北京廣西企業商會不愿具名的人士透露,吳東2006年左右前往北京,在時任廣西駐京辦官員的安排下,未經推舉便成為了商會的副會長。在商會期間,他與一名也是商會會員的文化傳媒公司女老總過從甚密,事后商會內部流傳,吳東與那名女老總系夫妻關系。

  該人士介紹,吳東出事前后,商會中有一些人開始知曉,與吳東結婚的傳媒公司女老總,系某省部級領導的女兒。

  當時已經是5個孩子的父親的吳東,如何把省部級官員的女兒追到手?對此問題北京廣西商會人士透露,吳東行事風格豪爽出手闊綽,可能令所追對象難以抵擋。該人士稱,他曾經在吳東的北京寓所看到,吳東擁有多輛世界名車,吳東本人還曾使用私人飛機迎送賓客,至于他所使用的私人飛機是私有還是租賃,則無從考證。

  媒體上關于吳東的信息少之又少。“高官女婿”吳東開始進入公眾視野,始于2007年前后。北京廣西企業商會網站顯示,2007年9月16日,該商會在廣西大廈3樓北部灣宴會廳舉行了“迎接中秋,共聚鄉情”的聯誼宴會,商會副會長吳東出席。

  2008年1月1日,在北京廣西企業商會在南寧舉行的元旦新年聯誼宴會上,吳東的頭銜變成了商會常務副會長。同年10月22日至25日,第五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在南寧隆重召開,搖身變成知名企業家的吳東,受兩會一節組委會邀請出席博覽會。2008年12月12日,廣西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慶祝大會在南寧舉行,吳東亦受邀參加大會。

  高官站臺

  官場背景及包裝作秀為他尋找到了新的貸款途徑


  以上的露臉活動,體現了吳東在廣西商界的地位提升。吳東真正搬出高官站臺這一招,則在2010年之后。

  在中美天元的企業網上,有多篇記載廣西原主要領導參加中美天元商務活動的報道,其中包括中美天元集團投資擔保與石油化工公司在京正式成立儀式等。

  2010年3月9日,中美天元集團投資擔保與石油化工公司北京舉行成立儀式。據公開報道,當天的儀式有“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先生……及海外僑胞、海內同胞,和北京市相關部門領導,四大股份制銀行等金融界的朋友超過200位嘉賓前來祝賀”,剪彩儀式由央視“名嘴”阿丘主持。

  中美天元網站宣稱,中美天元集團下屬石油公司與沙特石油公司當場正式簽署了一份100萬噸煉油設備投資合作協議。與佛山某瀝青有限公司簽署了年產150萬噸規模的投資協議,實現了增資擴股。

  當天的活動文宣宣稱,中美天元的石油板塊經營項目有石油設備、煉油化工及技術開發和燃料油、潤滑油、石蠟、瀝青、石腦油進出口貿易。集團下屬的石油經營企業分部于北京,遼寧,湖北、廣西,廣東及香港和東南亞國家地區。

  對此,熟悉吳東的廣西農信社人士稱,這是吳東精心設計的一場虛假包裝秀,其目的是向外界展示他有強大的官場背景,所從事的業務跨出了國界,以便他進一步從銀行套錢鋪路。

  該人士稱,吳東實際上就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農民企業家,有錢之后通過贊助高校獲得了所謂的大學文憑和學位。北京廣西大學生聯誼會清華、北大分會曾發布消息,2011年2月25日下午,北京廣西大學生聯誼會清華、北大分會組織了兩校廣西在京學生代表10余人赴北京市豐臺區馬家堡中美天元投資集團總部參觀交流。該消息稱,吳東為清華大學金融博士、高級經濟師、注冊執業藥師。

  高官站臺以及包裝作秀,為吳東在遭遇玉林農信社收緊貸款之后尋找到了新的貸款途徑。

  斷裂•深淵

  多個投資項目了無聲息,樓盤爛尾


  雖然完成高官站臺、出身重新包裝之后的吳東在廣西如魚得水,但他一貫膨脹的野心,終將他拖入了深淵。

  2012年之后,反腐力度逐漸加碼,此前公開為吳東及其家族企業站臺的高官們,不再為吳東家族企業各種眼花繚亂的商業活動背書。

  或許感到危機正步步逼近,吳東瞄準一切與廣西新高層接近的機會。媒體從業人士透露,2013年《香港商報》牽頭籌備成立廣西桂港交流合作促進會,該促進會獲得廣西高層支持,吳東認為可以借助促進會接近廣西新高層,于是將150萬元打到促進會賬上贊助促進會發展,但到了2014年,由于未能如愿見到廣西新高層的吳東,又叫促進會將這一筆款項打回。

  《廣西日報》2012年2月1日消息稱,當天由中美天元投資集團在南寧市高新區投資興建的中美天元廣西集團大廈舉行落成典禮。南都記者近日走訪發現,這棟緊鄰南寧高新區管委會的12層金黃色大樓如今已空空如也。值守保安稱“這棟大樓,早就不是中美天元的了”。

  中美天元企業網站2012年9月23日一篇題為《熱烈祝賀我集團與寧夏回族自治區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的文宣稱,時年9月22日上午,寧夏自治區政府與中美天元集團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中美天元將投資10億元,圈地50000畝用于葡萄牙種植和釀造。南都記者檢索發現,該項目目前了無聲息。

  據廣西媒體報道,2013年7月16日,南寧市竹溪大道36畝地塊拍賣,吳東家族企業——廣西潤洲投資有限公司將一眾大牌地產企業PK掉,最終以8933元/平方米樓面價、9.86億元的天價將該地塊收入囊中。該地塊至今未見開發跡象,圍閉起來的地塊上,雜草叢生。

  與高官站臺一同消失的,是廣西各大銀行機構源源不斷的巨額貸款。上述銀行高管變動之后,金融機構對吳東家族及其企業的信貸風險檢查愈來愈緊,直至最后停掉了對吳東家族的放貸。

  由吳東及其家族企業2010年10月在玉林開發的“天元•翡翠國際”、“天元•國際尚城”、“天元•海天新城”等樓盤,進入2013年后即遭遇了資金鏈斷裂,由于樓盤爛尾,迄今為止,眾多購房者已經多次集結維權。

  2014年5月10日發生的血案,最終使吳東及其四個兒子,一同從成功商人的角色,跌入涉嫌違法犯罪的深淵。

  吳東家族企業及其家族成員遭查辦,并未令與之相關聯的個人和機構感到如釋重負。

  目前,柳州銀行等金融機構對能否追回貸款心存疑慮;柳州辦案機關對如何深挖案件背后的腐敗力不從心。痛感最明顯的,是玉林眾多購買吳東家族所建商品房的普通市民,他們的要求是:“要么交房,要么退錢”!

  今年6月,吳東案的代理律師,曾向廣西司法機關遞交法律建議書,要求妥善處理吳東案件,減少經濟損失,維護廣西經濟發展環境。該建議書歷數辦案機關違法辦案,并認為吳東可協調的資產大于債務,要求廣西自治區處置中美天元債務危機工作領導小組發揮作用。

  不過,該建議書并未獲得廣西高層的明確批示。 

定要费心神的生肖 2017网上赚钱免押金 十七k写小说赚钱吗 真人棋牌娱乐排名 猎鱼达人h5白金弹头买卖 必富游戏平台 时时彩后二7码 街机奔驰宝马修改版 去三亚赚钱的女人 体山东时时 天天捕鱼电玩话费版